【電子通訊】第十六期 I. 「邁向普選路.再思基督徒與民主進程」交流會花絮•黃仲賢
二零零八年三月II. 從被愛學懂自愛 性教育不只是「安全性行為教育」──從「平安夜、失身夜」看青少年性教育 公開講座 花絮•黃仲賢
V. 學會近況

I. 「邁向普選路.再思基督徒與民主進程」公開交流會 花絮

黃仲賢 香港性文化學會 助理執行幹事

人大常委會於去年12月29日,通過有關香港實行普選的決議,否決2012年實行普選,而認為在2017年可先行普選行政長官,而立法會最早則可在2020年實施普選。雖然,本港對實行普選的年份仍有爭議,但實行普選的時間相信比以前較為明朗。

有見及此,香港教會更新運動、香港性文化學會、基督徒關懷香港學會、《時代論壇》及香港基督徒畢業生團契,希望抓緊這個時刻,舉辦「邁向普選路.再思基督徒與民主進程」公開交流會,鼓勵教會及信徒更多思考有關普選的具體內容,凝聚可達成的共識,並希望聚集不同政見人士,一同探討在邁向普選路上,基督徒的角色及使命。交流會於一月廿五日晚舉行假聖安德烈基督中心舉行,約有八十人出席。

香港性文化學會〈以下簡稱本會〉主席關啟文表示,「本會是最先發起舉辦此次聚會,因為我們認為不同政見的團體間能溝通、理解是很重要的,這樣才能推動審議式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本會亦支持每人也有基本人權及民主普選,由自己掌握命運及建設社群,才能令人更有尊嚴,亦符合基督教信仰。希望藉此能讓不同組織發表意見,探討基督教所扮演的角色。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蔡子強首先提出,普選是一項港人等待以久,但仍未能爭取得到的一件事。人大否決了2012普選更是令人十分沮喪,唯一安慰的是中央第一次制訂普選時間表。他表示「有不少人繼續大聲疾呼表達憤怒,但當同樣的行動已持續了二十年卻了無進展的時候,策略上是否真的合適?」

他指出,前港督彭定康在他的著作《Not Quite the Diplomat》中也並非主張與中央對話時採取強硬立場。第一彭主張engagement(意譯「請君入甕」),因中央已不是幾十年前推動「反右」、「文革」的「真小人」般反口覆舌,而是希望成為一個文明的國家,或者有人當她是「偽君子」,但要考慮,我們希望對手是「真小人」還是「偽君子」較好?彭定康建議與中國磋商要有耐心及誠意,而不是圍堵封殺,成事的機會亦較高。第二則不要挑戰中國底線,在外交而言是台獨、西藏問題等;對香港而言,「權在中央」這個底線亦不能挑戰。

「全面否定只會難以對話,但當亦不能完全相信中央。未來10年並不是定局,而是需要繼續不斷努力,包括籌劃2012年的過渡選舉模式、2017年是否是真普選,及2020年會否變成一個普選與功能團體並存的另類立法會選舉等。」蔡子強建議不應只有否定,反而應先假設中央也是真誠。若只有批評及否定,反而出現self fulfilling prophecy(自我實證預言)而反口覆舌的情況機會更大。

但如何知道哪些方案可肯定?哪些可否定?蔡子強亦不知道如何能準確分辨,但本身並非信徒的他認為有信仰的人實在幸福,因為能在信仰堭o到更大力量與支持。有信仰的人會有更大的力量和智慧。他引用尼布爾禱文(Serenity Prayer)作為對信徒的鼓勵「求主賜耐心去讓我接受不能改變的事,並賜我勇氣去改變應該改變的事,更賜我智慧去分辨兩者的分別。」

國際全備福音商人團契香港區總監、選舉委員會基督教選委陳世強律師認為,「民主」對他來說並非首要,「主民」才是最重要。至於「對於民主進程,可以從神的話語及實際情況去考慮。……聖經叫我們要傳天國的福音,而天國是在乎管治,要我們好好管理家庭、工作、社會等。」陳世強認同普選是好的,應該盡快落實,但亦需要進程。

另外他指出,過往興旺的國家,都與福音興旺有直接關係,他亦引用以弗所書4章16節身體的比喻,香港各機構是身體一部份,需要彼此相助,而國家亦有一個頭,負責籌劃,我們要與她建立關係。「現時中港之間需互相信任、尊重,再加上要提高選舉興趣、提升選民質素及培養更多政治人才。」陳亦指現時香港人大代表亦透過差額選舉產生,反映正在循序潮進。他贊成基督徒應該參政,因要在社會作鹽作光,去制訂法律、討論、投票等,令城市有更好的轉化。

陳世強回憶他曾在人民大會堂參與一個華僑企業家會議,當時溫家寶總理說:「同胞們,你們回家了」很像父親的鼓勵,這種為父的心,令他亦非常感動。「我相信中國亦在轉變,現時亦有高官發表『民主是個好東西』,只要中港有多溝通、了解及信任,進展亦會更多。」

基督徒關懷香港學會主席吳國明強調基督徒應該要「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基本法》清楚列明以普選為目標,故並不是向中央求,就像兒子向父親央求般才得到。」他不同意堅持2012普選就像是小朋友在撒賴,更不同意因循序漸進而需要拖延。「我們早已在八十年代爭取「八八直選」,還不夠循序漸進?」另外,他表示香港應該可以在2008實行普選,如果不能,應該交待清楚;他亦對2017年能夠有普選表示迷惘,亦不知道是基於甚麼理由。

柴灣浸信會主任、民主發展網絡主席朱耀明牧師同意吳國明所指,由84年爭取直選,可能到真的有直選時他已主懷安息。他認為基督徒在爭取普選的角色十分重要,「爭取直選需要勇氣,這份勇氣可能只有有信仰的人才能堅持。教會亦不像政黨般需要考慮利益衝突及妥協,教會只需要考慮信仰的基礎,公義不能彰顯就要爭取,沒有年份限制,因為信仰是一生的。」他坦言基督徒的痛苦是需要與罪抗爭,但尤幸耶穌已勝過世界,令我們知道是可以堅持的。朱耀明更提醒基督徒現在就像「如羊進入狼群,故需時刻儆醒,逃避公錢、勢力的誘惑。」他指自己只是一個卑微的堂主任,負責處理會友的難處,推動民主也只是業餘性質。他看到不少民運人士的下場也很悲涼,「能使人堅持的唯一方法就是抓緊信仰。」

「政府的權利是人民賦予的,所以需聽從市民指使,若未被市民認受的官員便要下台。」他並不認同有人可以有特權,可以投多於一票。他回憶一次與梁愛詩的對話,不勝唏噓「當慶祝回歸的時候,人權法卻需要重新爭取,令人失望。」對於普選,他不知道甚麼年份最好,路線圖也不懂,但明言「即使政治不是宗教界的擅長,公道與否卻不能不辨清。」他更笑言:「公道並沒有循序漸進,只要是『呃秤』,便需要還錢。」對他而言,在政治民主彰顯公義及尊重的方法,就是普選。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胡志偉牧師表示,作為主辦單位之一,對於比預期的參加者多表示高興。胡牧指出民主、政治並不只是抗爭,其實也可以公平理性地討論和讓步。他指出受壓迫者要達致政治和解,需要明白世界有既定的邪惡、亦要作道德判斷、要懂得寬恕敵人、需要有同理心及懂得更新關係。

胡牧也表示,基督教並沒有指出哪一套政制或經濟模式為最好,但卻清楚表達政治需要仁愛、公義、公平及尊重。胡志偉在研讀擁抱神學時,發現人會對不同意見的人進行標籤,如親中派,民主派等。但當造成敵我分明時又如何化解呢?「政治其實就是透過公平、理性去尋求共識,有協商、有讓步去令最多人同意,所以民主訴求未必只有像馬丁路德.金或昂珊蘇姬般抗爭。」

胡志偉指:「《給予敵人的倫理》讓我學懂政治的寬恕。這書建議當被害者被剝奪參與民主的權利時,可透過五個方法去達成和解式民主:

  1. 記念邪惡:人性總會有邪惡,即使在有不少基督徒的盧旺達也發生種族屠殺。證明假使所有人是基督徒,社會也不一定民主,不一定公義,因人人也有貪婪、自私及恐懼;

  2. 要有道德判斷: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

  3. 寬恕敵人:有信仰的人,還要多行一步,就是要寬恕敵人。在香港,要寬恕一些經常為個人及商業利益,而出賣香港人民政治參與權利的人;

  4. 有同理心:去體諒一些因其政黨、企業利益而作出一些壞主張的人;

  5. 最後是更新關係。」

胡志偉總結時強調,只有在寬恕堣~有盼望,因每個人也活在罪性堶情A如貪婪,故要成為其鄰舍。「民主有時需要抗爭,但有時亦需要去和解、寬恕,一同去思想民主的發展。」

在答問環節時,朱耀明牧師指現時政府其實比以往封閉。他回憶在回歸前,如政府打算作出政制改變作較多諮詢,但現時連會議上也拒絕作對話,常常不歡而散。身為選委,陳世強律師表示他知道這個政制並不公義,但他希望透過現有的位份,繼續一步步爭取民主。蔡子強則認為追求民主化有很多策略,有一些是要有道德勇氣,並隨時需付上賠上性命代價的心理準備,如貝羅齊爾,並要有更實際的行動,而不只是作廿四小時的絕食,只是要交差。另外,如不想太「激」的話,可以採取一種對話的方法,嘗試去游說對方接受自己的意見,而不想像過去二十年的沒有對話,不歡而散。蔡子強認為,如果香港人並不準備犧牲性命去爭取,嘗試對話可能是一個令爭取成為實際的較可能的方法。

「邁向普選路.再思基督徒與民主進程」公開交流會 活動相片〈按此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