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通訊】第十七期 I. 從「國際家庭價值會議」、「維護家庭宣言」到同志團體示威事件──風雨中的家庭價值•關啟文
二零零八年十月II. 「選舉,我可以點投?」立法會選舉論壇 後記•馮國強
III. 走進歷史、走進家庭、走進吶喊
2008國際家庭價值會議──「廿一世紀家庭的挑戰」 後記•馮國強
IV. 「青結聯盟 兩代同行」──真愛革命 LOVE REVOLUTION 花絮•黃仲賢
V. 學會近況

I. 從「國際家庭價值會議」、「維護家庭宣言」到同運團體示威事件
──風雨中的家庭價值

關啟文 香港性文化學會 主席

香港性文化學會的事工今年實在忙過不停,近期也經歷風風雨雨,我在這裡與大家分享一下。

國際家庭價值會議

2008年5月9 - 11日,本會和其他機構合辦了一個「國際家庭價會議」,合辦的機構包括維護家庭聯盟、香港浸會大學校牧處、明光社,而協辦的機構則有中國基督教播道總會、香港浸信會聯會、基督教宣道會香港區聯會及福音證主協會。兩年前我們已開始籌備這個會議,2006年的暑假我們幾個友好團體探訪了多個美國維護家庭價值的團體,交流和建立聯繫,也因著這個聯繫,今年我們的會議成功邀請了幾位外國專家,使我們講員的陣容生色不少,並且邀得中國大陸來的朱琪教授和很多份量十足的本地講員。

我們在過程中也碰到好些困難,外界的報名情況也比較慢熱,但感謝神的恩典,最後的出席率也相當滿意,第一天大概有近二百人,第二天也有二百多,浸會大學的大學禮拜堂基本上都坐滿了。第三天是禮拜天,教牧都很忙碌,但平均也有一百多人,也算不錯了。當然,我們不能自滿,一些外國講員也認為我們的會議尚不夠大規模,也與外面世界沒有足夠聯繫。

然而明白近年香港工作文化的人都知道,大家都很忙碌和辛苦,能找到百多二百人參加這種「高調」和密集的三天會議,已相當不容易。事實上,我看到一些朋友不單三天會議都出現,甚至晚上的公開聚會也出席,也實在有點感動。說到底,這次會議有深刻意義:這是本地維護家庭價值團體第一次舉辦大規模的國際家庭價值會議,標誌著本地家庭運動的起步。在閉幕禮的下午,我們大家都把一個「心」放在一間道具屋裡(見圖),代表著我們對香港家庭價值的委身。誠然我們的努力有很多限制,但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我們也邀請你們與我們繼續同行。(例如會議有十多萬的赤字,我們的姊妹組織「維護家庭聯盟」也出現赤字,現在同工已離職,也沒有資源聘請新同工,請大家紀念。)

維護家庭宣言

為了延續這個運動,我們決定草擬一份宣言,呼籲社會、政府和特別是九月立法會的候選人重視家庭價值。我們亦呼籲各友好和團體在報上聯署這聲名,初時我們也不敢抱太高期望,因為我們察覺這幾年教會和信徒對性解放運動所帶來的衝擊的關心程度有所下降,可能因為之前的3「性傾向歧視法」爭議大家都有點疲累(其實我自己和學會的執委、同工亦有這樣的感覺),之後又好像沒有逼在眉睫的挑戰,那自然鬆懈下來。

最後我們竟然收集了7,173個「個人及團體」的聯署名字(詳見學會網頁:登報聯署『維護家庭宣言』),並於08年8月6日在《明報》和《am730》刊登。這反應叫我們有點喜出望外,似乎也反映不少人與教會開始明白性文化和家庭價值這課題需要長期的關注。

家庭價值的爭議

然而在一個日趨自由化和非道德化的現代社會提倡家庭價值,就算在華人社群也不容易,對我們來說非常溫和的要求,卻招來不少猛烈批評,但不幸的是當中有不少誤解,而部份批評者的手法也相當「感性」、情緒化,有時甚至不惜作人身攻擊。

在08年8月7日新婦女協進會資源發展幹事杜振豪於《明報》撰文〈維護家庭 維護什麼〉對我們作出批評, 這我們一點也不奇怪,新婦女協進會一直都反對我們的主要觀點,文中杜君為我們羅列了一大串罪名:狹隘,漠視同志安危,遮蔽矛盾,排拒單親,違反「大勢」和與「文明社會的進步表現」背道而馳!(即是說我們落伍。)杜君措辭尚算溫和,但所批評的內容基本上是稻草人,我已寫了很詳細的回應〈我們提倡開明的家庭價值──回應杜振豪的質疑〉,逐一澄清和反駁,為了寫這九千多字的文章,我又有一個無眠的晚上,但若不回應,杜君那類標籤只會不停加於我們身上,引致多人對我們的誤解。(那些標籤的言下之意,是我們這些人不配作現代社會公民,而且居心不良!但不幸的是,無論我們作多少澄清,預期這類誤解和標籤還是會持續,因為一些人故意抹黑我們,而另一些人亦沒機會聽到我們的聲音。)

風雨中的家庭運動

對比起來,同運團體的反應就激烈得多,七個同運團體及梁國雄議員於8月7日下午到明光社示威。他們原本打算是在8月6日示威的,但當日因八號風球,所以行動已被8月7日的報紙預告,然後示威後的8月8日的報紙又有報道,讀者赫然看到這類標題:

若比較《時代論壇》的標題:〈同志團體到明光社示威〉,可看到一般報紙偏向用一些「著色」和煽情的標題,雖然不能說這就代表他們立場,但從客觀效果來看,一般讀者會開始把「明光社」與「七宗罪」、歧視、「道德塔利班」等標籤聯想起來,而當中《太陽報》的標題基本上與抹黑分別不大。其實,我想這就是同運組織到明光社示威的一個主要目的,透過激烈行動(你想想在香港還有那個團體發表聲明就引來示威呢?),在公眾塑造明光社的負面形象。痛心地說,我想他們的策略是成功的。

不單是標題,再看看報道的內容。《太陽報》詳細報道同運組織的批評,把有人身攻擊成分的「七宗罪」逐一刊登,訪問了曹文傑和直斥明光社「戇居」的梁國雄,但維護家庭價值團體的公開聲明和訪問則隻字不提,偏頗的立場非常清晰。(《東方日報》的報道基本上一樣。)《蘋果日報》的報道較短,但基本內容仍是同運組織、曹文傑和梁國雄的批評,維護家庭價值團體的觀點亦隻字不提。而今次《明報》則較持平,報道了同運組織的批評後,也刊登了蔡志森的解釋。我想整體而言,新聞報道對我們那方是不公平的,我們一直注意到這情況,但徒嘆奈何。難道我們可以干預新聞自由嗎?社會上又有誰為我們仗義執言,指出媒體的不平衡報道呢?更可怕的說法是:「你們這類「道德恐怖」組織,根本不用對你們持平;或你們錯誤了解「持平」了,夏正民法官不是已清楚給了你們一個教訓嗎?」

至於同運團體的手法和用辭也日益激烈,他們的聲明的題目是「『雷霆掃明光』反恐行動──不要家庭暴力 撲滅道德恐怖主義」,當中的語言暴力不用多說了,而內容很多不真不實的指控,甚至以輕佻的方式指控我們「違反了上帝頒下『十誡』中的七宗罪」,其中因為明光社在星期日舉行步行籌款,所以犯了不守安息日的罪!(本會也曾這樣做)文中對我們近期引用的《多哈宣言》亦進行批評,我們對此已特別寫了「《多哈宣言》與維護家庭制度──香港性文化學會對《多哈宣言》的理解」澄清。至於很多對家庭價值的批評,我亦作了回應,詳情請參我的回應全文。(歡迎〈下載〉)

結語:艱險我奮進 困乏我多情

我們感受到神很多祝福,我們相信香港需要家庭運動,我們今年已作出起步,然而我們需要大家代禱和長期的支持,這看來是一場漫長抗爭。今次事件看來,鼓吹性革命的人士已定下策略,針對著我們公開的行動,不斷施壓。不幸的是,在公眾傳媒方面,亦多對我們作不公平的報導。

然而這些困難不會叫我們停下來,我們最近忙於多項工作:

許多的工作,無理的攻擊,都叫我們感到沉重的壓力,但我們仍然會「奮進」和「多情」,盼望你也是我們的同路人。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