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通訊】•第十八期

二○○九年四月
  1. 容不下「保守」的多元社會?
    ──由「反宗教霸權大遊行」倒敘
  2. 「反宗教霸權」的迷思
    ──回應近期一些對基督教的批評
  3. 活動推介
  4. 主領聚會名單及學會財政

I. 容不下「保守」的多元社會?
  ──由「反宗教霸權大遊行」倒敘

關啟文 香港性文化學會 主席

香港的反宗教霸權運動

  香港「反保守基督教派霸權」運動在2009年2月15日組織了一個「反宗教右翼霸權遊行」,以「維護公民社會價值,反對宗教右翼霸權」為口號,由播道會恩福堂出發,遊行至明光社為終點。出席人數約有數百人(不同傳媒報道由一百人到六百人不等)。他們高舉啟蒙理念的旗幟,擁抱「自由、平等、博愛、公義等精神的人權理念」,和爭取「一個能夠包容不同聲音的社會。」並對所謂「宗教右翼」展開嚴厲批判。

  遊行人士指控「一群自以為佔有道德高地的『宗教右翼』侵害著平等、人權等理念。」在他們心目中,「宗教右翼」是一群「原教旨主義者」、「一群以一己的宗教特殊價值凌駕基本人權價值的勢力,一群執著於瑣碎教義而忽略博愛精神的宗教狂熱份子,一群捨本逐末的專制幫兇。」宗教右派「較為保守和激進,凡事以他們所斷章取義而片面理解的《聖經》教義為依歸,在近日接連的法例紛爭中屢見干預,包括《家暴條例》和《淫審條例》,政教合一企圖顯而易見。」正因為宗教右派是「一群妄自尊大的勢力,令河水侵犯井水。」,因此遊行人士要「反對『政教勾結』,反對個別宗教獲得利益及權力輸送。」,遊行人士亦認為宗教右翼「唯我獨尊,打壓異己」,「圖以透過公權迫使他人遵從他們那套道德標準。」因此,宗教右翼會使「香港步入『黑暗時代』的後塵。」當日遊行中,一些旗幟鮮明的口號是:「盲從聖經害死人」,和「大同近了,上帝應當悔改。」,也有參與遊行人士高叫「蘇穎智收皮!明光社食蕉!蔡志森無恥!」(http://www.youtube.com/watch?v=UjLU1_zOKak)。

  對教會這樣猛烈、公開和支持人數不少的攻擊,在香港歷史可說是前所未聞的。我們要明白香港已進入了一個新階段,教會與部分社會人士的確存在張力。為何會發展到今天的情況呢?有些人認為這都是「宗教右翼」闖的禍?是他們無事生非,以教條「侵害公民社會」,才引起理性而溫和的市民的反彈。是這樣嗎?讓我們追溯這個反宗教霸權運動的起源。

《中大學生報》的風波:衝突的序幕

  2007年《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事件擾攘近半年,由校園的小風波演變成社會大爭辯,儼然有兩股力量對決,一方堅持《中大學生報》沒有錯,且誤以為風波始作俑者是一股有組織、有預謀的道德保守勢力,其中堅力量就是基督教教會,他們瘋狂打壓性的討論,強加自己的價值於別人。剎那間各種陰謀論紛紛出籠,報章雜誌大談「幕後黑手」、「聖人狂插性報」云云。另一方則認為《中大學生報》的內容的確是不雅和低俗。爭辯愈演愈烈,甚至有人組織起來投訴《聖經》不雅,矛頭直指教會。當時我們已指出,這場爭辯的後果是非常深遠的,特別是對基督徒的說話愈罵愈凶,如「令香港倒退到中世紀黑暗時代」;當時學者安徒已於《明報》撰文,矛頭直指教會,認為是他們挑起一場非理性和不寬容的「道德聖戰」,香港文化戰爭的罪魁禍首就是一群「美國右翼福音派基督徒的香港代理人」。[1]

  這幾個月的反保守教會運動,安徒仍然是口誅筆伐我們的主力[2],「奧賣葛」亦在網上大力推動「反宗教右翼霸權遊行」,支持的力量亦包括性解放團體、同運團體、「前線」基督徒組織、人權組織、「自由派」的傳媒人、文化人、學者和政黨社民連等。這些組織其實在《中大學生報》事件已有結盟的趨勢,今次我們特別關注的是,愈來愈多年青人被傳媒誤導和被簡化的人權思想激動,於是把他們的道德熱情投身於打擊「把信仰凌駕人權」的宗教右翼上,「反宗教右翼霸權遊行」的兩位發起人秦晞暉和李卓賢,都是中學生。他們勇於走出來關心社會本來是好事,他們的人權理念也是偏頗的。估計他們的資料主要源自扭曲的傳媒和網上的謠言,而他們的人權理念則可能受教於一些對我們有偏見的文化人和知識分子,本期通訊我們會詳細指出他們的多種指控虛假的地方。

  我們並不希望持不同價值觀的角力演變成「文化戰爭」,我們一直盼望大家以理性討論,遵守民主社會規則為大前提,停止惡性的謾罵。然而爭持的局面已初步形成,基督教會的參與其實一向「斯文」和恪守民主遊戲規則,或有時相當積極,但談不上激進。然而還是有些人不停謾罵我們,這次遊行是質疑教會以民主方式參與社會的權利。我們實在須要為香港這城市逼切守望,特別是年青一代,他們浸淫於網絡文化,我們要坦白承認,教會的訊息是很難接觸和影響他們的。他們被「前衛」思想誤導也是可預期的,教會在這方面可以作甚麼回應呢?

《淫管條例》和《家暴條例》的爭論──由被動到積極

  有人說是教會團體無事生非,實情是我們只是回應一些逼切的挑戰,而我們的關注也是合理的,《淫管條例》和《家暴條例》的爭論可說是這次遊行的導火線,我們下面就著這兩個事件解釋一下。2008年10月,政府就著《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的檢討開始諮詢,本會一開始只打算低調的關注,沒有想過大規模推動甚麼運動,然而當我們報名參加於11月20日第一次《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的公聽會時,立法會的同事告訴我們已滿額了,我們只能提交書面意見。明光社出席了這公聽會後心情非常沉重,因為發言的38個團體當中,只有幾個要求保留法例及改善執法的機構,超過一半是支持性解放及推動同性戀運動的組織,他們認為青少年有權探索「性」的多元,政府不應管制任何「性」資訊的流通,是否讓年幼子女接觸色情資訊的責任全在家長,與會多位出席的議員一同認為不應管制互聯網的色情暴力資訊,甚至要求廢法或刪除第三類禁制淫褻物品的級別,令一些刊有性交圖片、性虐待、亂倫及人獸交等內容的刊物均可在本地出版。報導是次公聽會的傳媒有不少「加鹽加醋」,引述劉慧卿指「群情洶湧」,團體都不支持《淫管條例》。

  此外,同一時期我們知道政府會進一步修訂《家庭暴力條例》,把同性同居者納入《家庭暴力條例》的涵蓋範圍之內。現時的《家庭暴力條例》(第189章) 在1986年制定,主要是讓婚姻其中一方或同居男女的其中一方可向法院申請強制令,以免受另一方的騷擾。這一直只適用於有婚姻關係的人士,及有猶如婚姻關係的同居男女及他們的子女。政府在2007年6月27日向立法會提交《2007年家庭暴力(修訂)條例草案》,以加強對家庭暴力受害人的保護。法案審議過程中同運團體建議把同性同居者納入條例範圍內,當時政府清楚表示不會接受這建議。然而後期在同運團體和泛民的壓力下,政府在法案委員會最後一次會議之前作出承諾,於下一立法年度把同性同居者納入《家庭暴力條例》之內。於是,政府於2008年12月8日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的會議上, 向議員報告會提交有關修訂。出乎政府意料之外,不少議員反對,並有議員提交超過7,000封市民的反對信。會上議員有極大爭論,立法會決定於2009年1月10日召開公聽會,諮詢公眾意見。

  面對這兩個挑戰,我們感到不能再緘默和被動,因為有跡象顯示性解放團體和同運團體騎劫了公眾意見。我們不認為首次《淫管條例》公聽會真的反映了廣大市民和家長的心聲,而且《淫管條例》雖然執行上有問題,但對社會道德和保護青少年的功能還是必須的。但我們發覺性解放團體不單主導了公聽會,還積極發動支持者出席各種收集意見的小組,和向政府提交意見書,以致政府早期收到的意見都是要削弱《淫管條例》的管制。

  在《家暴條例》的修訂上,我們認為將《家暴條例》的涵蓋範圍擴闊至同性同居者,的確會為同性婚姻大開綠燈,並大大有助同運動人士推動同性婚姻[3]。政府初期表示不贊成同性同居者納入條例,然而在數月內改變立場。我們甚為不滿政府出爾反爾,早期說不會接納同運建議的修訂,使關注這問題的市民和團體鬆懈,但後期卻在沒諮詢廣大市民的意見下,改變立場。這樣的程序不恰當,也有違民主精神,並對所有關注此議題的市民不公平。我們去年已向政府反映意見,但政府卻不理會。在政府和上屆立法會議員的共識作後盾,基本上泛民主派都很支持,而建制派對此問題也沒甚麼堅定立場,就是在這雙重挑戰和情勢嚴峻的情況下,我們聯同關心這兩個議題的團體做點事。那時我們也是抱著拼輸的心態去做的,並不期望一定有甚麼後果。

逆流而上,扭轉形勢

為了回應這些挑戰,香港性文化學會的事工這幾個月忙過不停,簡報如下:

  1. 回應《淫管條例》的工作:

    1. 透過多重渠道,呼籲市民向政府發表意見。

    2. 不少同工、執委和義工出席了政府的公開論壇。

    3. 本會與二十多個團體及機構負責人聯署去信立法會,要求加開第二場公聽會,最後立法會決定在2009年1月21日舉行。除了本會的同工外,本會執委也把握可以直接向官員和議員表達意見的罕有機會,行使公民權利,以個人身份出席,本人更是以學者身份出席,提交了學術論文。翌日《蘋果日報》在這課題上大做文章,以「人海戰術」和「細胞分裂」的負面標籤污名化我們行使公民權利,而「反宗教右翼霸權遊行」更上綱上線地批評這是「假聽證」。(後面的回應文有提出反駁。)

    4. 研究工作:因為在第一次公聽會以及輿論中,不少人昧於事實,竟然認為沒有證據指出色情有害,本人總結近年的研究,在2008年12月馬不停蹄,寫了一份五萬字的學術論文:〈「色情無害」是否神話呢?──當代爭論的全面考察〉,力陳色情有害的理據,遞交給政府。這論文其後也受到曹文傑(同運人士小曹)和吳敏倫的攻擊,這是複雜課題,當然有一些可爭議的地方,但整體而言,我們所論證的立場是站得住腳的,不少批評都是斷章取義,誇大小毛病以否定整體結論,和人身攻擊。本人2009年3月初要到美國作訪問學人,現在還未有時間回應,希望盡快作出仔細反駁。

    5. 教育工作:

      1. 搜集報紙及書籍上有關色情禍害的案例,編寫成《色情禍害知多少?──真實個案的啟示》小冊子,大量派發。

      2. 出版了《「色情無害!是否神話?──從色情規管的爭議論色情禍害」特刊》,內容包括〈「色情無害」是否神話呢?──當代爭論的全面考察〉的濃縮版,〈色情文化FAQ──解答一般人對「色情」的疑問〉等。

    6. 主辦公開講座:

      1. 2008年12月18日,與香港教會更新運動、明光社,假基督教恩霖堂(啟德堂)舉行「管•不管──色情暴力資訊」教牧同工分享會,約四十多位教牧長執出席。

      2. 2009年1月2日,與香港浸會大學校牧處、維護家庭聯盟及明光社,假香港浸會大學禮拜堂舉行「色情資訊管不管的迷思」研討會,有二百多人出席,蘇錦樑副局長當時說是他參與眾多諮詢有關《淫管條例》的研討會中,人數最多的一次。

      3. 1月15日,與教育評議會、明光社及維護家庭聯盟,假循道中學舉辦「教育界研討會──色情資訊『管不管』的迷思」,約50多名教師及家長參加。

    7. 1月21日,本人於油尖旺區家長教師會聯會主辦「子女面對不良資訊,家長應如何處理?」講座擔任嘉賓,主講「青少年成長與不良資訊-家長如何與子女談性?」。


  2. 回應《家暴條例》的工作:

    1. 透過多重渠道,呼籲市民向政府發表意見。

    2. 2008年12月24日,因著黃成智議員維護家庭價值的言論,被支持同運人士衝擊,發起「聲援黃成智議員──因維護家庭價值 遭無理政治打壓」行動。

    3. 2009年1月6日,因著湯家驊批評基督徒維護家庭價值的言論,聯同一些公民黨員發表聲明[4],並到公民黨表達意見。

    4. 1月6日,我們參加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舉辦,假小童群益會舉行的「家暴條例修訂」論壇,了解社福界對條例修訂的意見。

    5. 1月7日,我們到民主黨黨部表達意見,與總幹事陳家偉有坦誠交流,對消除誤解有很大幫助,收窄了雙方的分歧。

    6. 1月10日,與明光社發出〈香港性文化學會 明光社就政府建議同性同居者納入《家庭暴力條例》立場書〉,以及詳細的FAQ,澄清問題和回應質疑。

    7. 1月10日和1月23日,本會同工、執委和義工出席立法會公聽會,表達意見,並向政府及立法會提交〈香港性文化學會就《家庭暴力條例》加入同性同居人士 第二份意見書[5]

    8. 公開辯論:我們分別在不同報章投稿,解釋我們對家暴的立場:

      1. 關啟文,〈再思《家庭暴力條例》的謊言與真相〉,就著同運人士的批評,作了詳細的回應,《時代論壇》,2009年1月11日 ;

      2. 關啟文,〈《家庭暴力條例》爭論的反思〉,《文匯報》,2009年1月20日;

      3. 關啟文,〈從文化角度看修訂《家庭暴力條例》〉,《星鳥日報》,2009年1月20日;

      4. 關啟文,〈從人權的角度看《家庭暴力條例》的修訂〉,《明報》,2009年1月23日;

      5. 關啟文,〈修訂《家暴條例》不會改變家庭及婚姻觀念?〉,《信報》,2009年1月24日;

    9. 不同立場對話的研討會:

      2月12日,事工主任麥沛泉出席香港教育學院「基督徒與社會關懷」的課堂,就有關同性戀及《家暴條例》修訂的議題,與基恩之家對話。

    10. 成立「家庭發展網絡」,現時成員包括本會、油尖旺家長教師會聯會、教育評議會、黃成智議員辦事處、愛護家庭家長協會、及羅世恩議員辦事處等。

      在這段時期,亦有不少團體和個人積極回應,透過群策群力,我們的努力也沒有白費。在《淫管條例》方面,我們最少扳回初期的劣勢,讓政府看到《淫管條例》的積極作用,是有很多市民支持的。政府承諾會在整理好意見後,有第二輪的諮詢。我們在公聽會的聲音,透過傳媒也或多或少向市民傳達了,不至讓第一場的立法會公聽會造成一個錯誤印象,就是香港市民已普遍摒棄色情的監管,但互聯網監管的問題比較複雜,本會還會進一步研究合宜的方案。

      至於《家暴條例》,政府的原初意願相當堅決,但經過兩場立法會公聽會,和社會的大爭論,政府最少看到有大量反對原初建議的聲音和論點,而泛民政黨也支持改名,所以政府現在構思條文應如何草擬,既可保護同性同居者,又不用衝擊家庭觀念。雖然在細節上還未有共識,但在大方向上我們的爭取已見成效。

      整體而言,我們見到一些可喜的現象,就是愈來愈多界別關心道德議題,如近期的議題,一些教育和家長團體都積極參與。在教會方面,我們見到更多年青人參與,如一個對象為中學生的「淫管研討會」上,就吸引了數百中學生出席,有二百多位中學生更聯署要求政府收緊現時的監管。另外,天主教會也有投身,如陳日君樞機對《家暴條例》的公開聲明,就使惡劣的形勢開始好轉。教區秘書長李亮神父亦代表教區,出席兩條條例的公聽會,表達教區的立場;天主教的教友走得更前,如到立法會門外示威,表達訴求。


  3. 世俗主義者的反撲

    在這短短兩個月內,我們的工作和活動使不喜歡我們的人大吃一驚,反撲是可預期的,包括:

    • 社民連的黃毓民在網上電台上惡言辱罵蘇穎智牧師。

    • 網上短片攻勢:奧賣葛製作了斷章取義短片批評聖經,及宣傳反「宗教霸權」的短片。

    • 文宣攻勢:在報章及電台上,作家及節目主持連串批評,集中火力抨擊蘇穎智牧師的言論,但對主要爭議卻沒討論。

    • 2月15日的「反宗教右翼霸權遊行」,是各方反撲力量集結的行動,其中有同運組織、由黃毓民領導的社民連及不少青年人參加。


  4. 回應反「宗教霸權」的工作

    1. 2月24日,與明光社假旺角浸信會舉行「宗教右派的干預?抑或是世俗主義的盲點?」研討會,近400人出席,包括主辦遊行人士,我們邀請他們進一步對話。

    2. 本人亦已撰文[6]詳細回應反宗教霸權的種種虛假指控,已放在本會網頁。

    3. 2月26日,事工主任麥沛泉出席崇基學院神學院學生會主辦的「宗教──霸權抑公共參與.從《家暴條例》修訂說起」研討會,與基督教協進會、香港基督徒學會及宗教霸權關注行動代表對話。


結語

  我們感受到神很多祝福,我們相信香港需要家庭運動,並在今年作出起步,然而我們需要大家代禱和長期的支持,這是一場漫長抗爭,雙方的爭議會一直延續下去。不幸的是,大眾傳媒對我們並不友善,如某些傳媒對我們的言行在雞蛋裡挑骨頭,又或者刊登連串的文章,肆意攻擊我們,亦拒絕投稿,令我們沒有機會可以向公眾澄清。

  許多的工作,無理的攻擊,都叫我們感到沉重的壓力,但我們仍然會「奮進」和「多情」,盼望你也是我們的同路人。

===============================================================

[1] 安徒,〈文化戰爭與道德聖戰〉,《明報》,2007年5月20日。

[2] 安徒,〈為什麼我不是基督徒〉,《明報》,2009年1月18日,〈家庭,家庭,多少罪惡假汝之名?〉, 《明報》,2009年2月1日。另參一些回應文章:丕圖,〈是誰發動文化戰爭?〉,《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09.2.18。余達心,〈基督徒,請你封嘴!〉,《明報》,2009年2月16日。

[3] 詳情請參《家庭暴力條例》修訂FAQ,網址:http://www.scs.org.hk/publish/2009_03a.php

[4] 「反對居所暴力大聯盟」給公民黨的聲明 http://www.scs.org.hk/declaration/090106_tongkawah.php

[5] 本會於2008年5月26日曾遞交〈訂立《同住暴力條例》,保障非婚姻、非親屬「同住暴力」問題,而非修改《家庭暴力條例》──香港性文化學會對家庭暴力修訂條例意見書〉 http://www.legco.gov.hk/yr06-07/chinese/bc/bc61/papers/bc610527cb2-2103-6-c.pdf

[6] 〈回應反宗教右翼霸權遊行〉http://www.scs.org.hk/publish/090224_notes.pdf




II. 「反宗教霸權」的迷思
    ──回應近期一些對基督教的批評

香港性文化學會、明光社

香港的反宗教霸權運動

因著教會和基督教機構近年守護道德價值和回應同性戀社運的挑戰,引來一些人的不滿,「反保守基督教派霸權」運動更在09年2月15日組織了「反宗教右翼霸權遊行」。他們的指控被不少傳媒報道,加上不少專欄作家、論壇文章、電台主持有類似批評,令不少市民誤會教會真的在攪霸權,一些信徒也感到混亂,本文特以這遊行為例,作出澄清。(詳細分析請參網上資料 。)我們呼籲信徒不能以辱罵還辱罵。我們重申支持基本人權、多元的世俗社會和溫和的自由主義。在下面回應【「公民社會網絡」召集人就「反宗教右翼霸權遊行」發起的聲明】等言論。

虛假指控

指控一:明光社「曾經支持基本法廿三條立法。」
回 應:這違背事實,明光社在廿三條立法上並沒有支持政府的建議,而是在第27期《燭光網絡》呼籲大家在討論這課題時要理性討論,不要情緒化地反對立法,應該逼使政府及立法會審慎處理,保障新聞及言論自由;此外,明光社董事關啟文甚至公開反駁葉劉淑儀。(〈中國從未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理由取締組織?〉,《明報》,02年12月5日。)

指控二:明光社「縱容暴力存在,否定同性戀者保障自身安全的權利。」
回 應:莫須有罪名!我們多次表達並不反對保障同性同居者,只是建議要修改《家庭暴力條例》的名稱,或擴大保護範圍(如包括同住長者)。(參09年1月23日我們在《AM730》的廣告。)

指控三:他們「反對個別宗教獲得利益及權力輸送。」
回 應:很嚴重的指控,但到底是說哪個宗教團體?誰在輸送利益及權力?請交待這指控有甚麼真憑實據,不然就是毀謗。

雙重標準

  1. 「秦晞輝批評明光社…召集多人圍堵立法會企圖向立法會施壓,更是霸權行為。」(《東方日報》,09年2月16日)但「秦晞輝表示正計劃再到立法會示威,抗議『政教勾結』。」(《蘋果日報》,09年2月16日。)為何我們到立法會示威就是「霸權行為」,但秦晞輝到立法會示威則好像理直氣壯呢?

    更何況明光社根本沒有組織人圍堵立法會,亦沒有參與當日請願行動!

  2. 秦晞輝認為宗教右翼在「作假聽證」,因為他們以「細胞分裂」的手法,以團體、個人名義,重複到立法會表達意見。(《蘋果日報》,09年2月16日。)然而「細胞分裂」一直是同運團體和「自由派」沿用的戰略,08年11月20日第一次淫管條例公聽會中,性開放團體代表其實是一少撮人,但他們也有多個組織,以互相重疊的身份參加公聽會,以往多次公聽會都是這樣。同一種策略,別人用就沒問題,我們用就是陰謀詭計?何況公聽會是民主程序,誰都可以個人或團體身分報名,這是每個公民的平等權利,為何要把它污名化呢?

  3. 遊行的發言人虞瑋倩說:「遊行的目的… 只是不願見到一方的聲音太主導討論。」奇怪的是,第一次淫管公聽會中,反對淫審「一方的聲音太主導討論」時(約三十多個單位對三個),她卻沒有表示反對。是否立場決定一切:若主導討論的聲音是與她相同的,她就樂見其成,若主導討論的聲音是與她不同的,她就大力鞭撻?

政教合一?

他們指控宗教右翼「以一己的宗教特殊價值凌駕基本人權」,是「執著於瑣碎教義而忽略博愛精神的宗教狂熱份子」,和「專制幫兇。」「在近日接連的法例紛爭中屢見干預,… 政教合一企圖顯而易見。」因此他們要「反對『政教勾結』。」我們重申反對神權社會,不贊成以政府和法律的力量強加某種宗教信念於社會,我們是提倡包容的世俗社會──既不強制也不排斥宗教價值。社會是多元的,信徒和非信徒有同等的民主權利參與和影響社會。

政教合一的指控毫無理據,中世紀與高度自由和多元、公民社會強大的香港社會有天淵之別。教會不是政治上的當權者,在司法、行政和立法上都沒有(決定性的)影響力,宗教團體頂多只是與其他市民有表達和遊說官員和議員的自由而已。如賭波合法化的爭議,教會努力反對也徒勞──這也算「政教合一」?若說傳媒,君不見無數狙擊教會的專欄、論壇文章、電台節目,和網上的辱罵嗎?

亂套標籤─誰是香港宗教右翼?

「宗教右翼」的標籤是要為教會創造負面印象,因為在西方傳媒「宗教右翼」(religious right)是貶詞。然而把這標籤移植到香港是張冠李戴,因為香港教會沒有盲從西方教會。

就以香港性文化學會為例,我們關心家庭,也支持男女平等,並反對性暴力;關心貧窮,也不排除政府積極扶貧。這些立場並不符合一般人對「宗教右翼」的理解。

誰在強加宗教價值於社會呢?

香港有很大程度的自由和法治,誰都不能強逼別人接受其價值觀。規管香港市民的是法律,而立法的是立法會。市民能影響立法的方法主要有兩個。第一,重大法例草案通常都有諮詢期,讓市民透過傳媒、意見書、在公聽會發言、遊說官員和議員等方法,影響政府的政策和議員的投票意向。第二,在選舉議員時,市民可基於自己的價值觀投票支持某些議員。

任何人都有政治權利用以上民主方法讓自己的價值觀影響立法。基督徒行使本身公民權利,社會人士應予尊重。教會團體不外乎去信政府或議員表達意見、出席公聽會、遊行集會等,都是和平理性的。基督徒只是用民主方法反映自己的價值觀,非信徒(如性解放組織)都這樣做,偏偏信徒就不可?

宗教信徒有平等參與民主程序的權利,若貶抑宗教在多元社會的參與,並否定宗教信念在公共空間產生影響的合法性,只是世俗主義霸權。把宗教價值與世俗價值對立是不必要的,在《家暴條例》和《淫管條例》的爭辯中,不少沒宗教的市民也相信色情有害和應受規管,以及或支持一夫一妻制。若把近期的爭辯化約為宗教右翼因著獨尊《聖經》而干預政治,是難以成立的及與事實不符的。

結語

我們尊重「反宗教右翼霸權遊行」表達言論和遊行集會的權利,但他們的指控是難以成立的,它裡面有不少虛假指控和雙重標準,對民主社會運作的理解不太準確,似乎背後反映一種對宗教的偏見。遊行強調「理性」、「包容」和「不可以訴諸仇恨」,但它真實表現出來的精神和氣質是否真的如此?

===============================================================

下載〈「反宗教霸權」的迷思──回應近期一些對基督教的批評〉
 單張
P.1P.2及封面】│下載索取單張表格【DOCPDF

下載〈「反宗教霸權」的迷思──回應近期一些對基督教的批評〉
 簡短版〈2頁〉
DOCPDF

下載詳細分析 回應「反宗教右翼霸權遊行」〉關啟文博士




III. 活動推介



  1. 有關活動詳情及資料,請即登入【1111神聖婚約 夫婦見証大會】網頁



  2. 有關活動詳情及資料,請即登入【想飛傳播SOFREE MEDIA】網頁




IV. 邀請主領聚會名單 2008年9月至2009年3月

(排名以筆劃序)




V. 財政報告及奉獻支持學會徵信錄


【2008年9月至12月份•財政報告】
支出HK$ 收入HK$
同工薪津、強積金及車資155,500.00 奉獻323,168.10
租用辦公室費用36,958.00 講座及活動9,200.00
電費、電訊費7,276.60 銷售12,698.00
行政費(銀行、網頁、核數及辦公室)9,450.00 其他12.66
購入銷售書籍1,572.50     
印刷及影印11,535.45     
器材、物資及書刊5,793.20     
郵費及文具3,797.40     
活動(研習組、研討會、講座及課程)72,088.30     
研究工作(公共哲學、色情文化)34,162.50     
外地出差1,442.20     
支援「金基斯博士訴訟」事工200,109.17     
醫療津貼及保險504.00     
雜項支出2,836.40     
總支出543,025.72 總收入345,078.76
     不敷(197,946.96)

2008年9月至12月份•奉獻支持學會徵信錄



【2009年1月至3月份•財政報告】
支出HK$ 收入HK$
同工薪津、強積金及車資137,515.40 奉獻228,811.00
租用辦公室費用26,175.70 講座及活動9,729.00
電費、電訊費2,465.00 銷售1,267.50
行政費(銀行、網頁、核數及辦公室)1,910.00 其他7.08
購入銷售書籍1,860.00     
印刷及影印32,505.85     
器材、物資及書刊4,655.10     
郵費及文具7,637.00     
活動(研習組、研討會、講座及課程)2,979.40     
研究工作(公共哲學、色情文化)5,000.00     
同工課程及進修3,070.00     
雜項支出1,744.40     
總支出227,517.85 總收入239,814.58
     餘款12,296.73

2009年1月至3月份•奉獻支持學會徵信錄




我們是很需要您的支持!請即〈下載及填妥回應表
寄回 九龍長沙灣道21-25號長豐商業大廈2樓206室
或 傳真至3105-9656
支持香港性文化學會的事工!謝謝!